邪器 第一章 午门斩首

小说:邪器 作者:知乐 更新时间:2019-11-17 07:50:41 源网站:笔趣读
  东都洛阳,东门城楼上。【藏家】

  天狼山宗主火狼真人负手而立,凝视着城下的天狼大阵,一抹微不可察的担忧从他眼底一闪而过。

  随着双方对峙时间的增加,各路擒王大军纷纷到达,战局对叛军越来越不利,不过这早在火狼真人的预料之中,他真正烦恼的是天狼尊者临走前留下的命令。

  “唉,王莽败局已定,能否撑到月圆之夜就只能寄望天狼大阵了!”

  “师兄,我不管月圆不月圆,我只要把张小儿撕成碎片,我等不及了!”

  即使是站在火狼真人的面前,巨狼真人的双目依然好象喷火般。

  “师弟,你两次在宫中打斗,已差一点坏了**蔷薇的计划,不许再入宫,这是为兄的命令!”

  “不入宫也行。”

  巨狼真人用力压下满腔的闷火,话锋一转道:“我已探得张小儿家人大致的藏匿处,只要师兄助我破去秘阵结界,我就可以用张家一群狗命逼张小儿现身。”

  火狼真人单手一挥,断然回应道:“不行!不是为兄不帮你,而是为兄的灵力不足。师尊上次强行破阵,事后足足调养三日才勉强回复元气。”

  说着,火狼2真人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叹,继续道:“刘采依绝非表面上那般简单,连师尊也是平生第一次见识到此等结界,竟然能创造出另一个真实空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师兄,**蔷薇如今只是一个妖灵,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你就让我进宫搜杀张小儿吧!”

  “师弟,休得胡闹!”

  当天狼山两大高手正在争执时,一个弟子扬声禀报道:“启禀宗主,风雨楼弟子小玲珑求见。”

  “她来干什么?”

  火狼真人眉头微皱,巨狼真人则正好找到一个出气筒,怒声低吼道:“叫她滚!掌门师兄岂是谁都能拜见?更别说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贱人!”

  城楼下的所有人都听到巨狼真人的怒骂声,连天狼山弟子都为堂主的粗鲁感到一点脸红,小玲珑的笑声却依然清脆悦耳,有如珠滚玉盘般。

  “巨狼前辈,小女子带了礼物前来,你一定会喜欢的,咯咯……”

  半个时辰前,张家秘阵内。

  张守义挡在阵门前,急声劝说道:“三弟,不要闹了,冷静一点,若是惊动到父亲,你会受到家法处置。”

  “二哥,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出去。”

  从情报传入张府的那一刻起,张守礼的心情就没有平静过:废物小四竟然对大家撒谎,他并没有突围出城,反而张狂地闯进皇宫,岂有此理!

  强烈的嫉恨与醋味涌上心头,张守礼反手抓着张守义的手腕,咬着牙道:“若男已被小四带进宫十几日,我一定要当面问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

  “三弟,我了解你的心情,可外面太凶险,还是以大局为重……”

  “二哥,邪门妖人都在城外,宫内定然防守空虚,不然你以为小四真有那能耐吗?”

  张守礼一声怒哼,积压在心中已久的话语不断地脱口而出:“听听那些官员信中对小四的吹捧,好象咱们张府就他一个少爷。哼,若不是三姨娘偏心,给他许多法器,他一个废物能有什么出息?二哥,你愿意被他这样骑在头上吗?”

  “我……”

  张守义瞬间心神一愣,听着张守礼失去理智的话语,他竟然生出几分认同。

  “吱呀!”

  一声,就见悬空的石门打开了,不仅张守礼傲然走出,连本要劝阻的张守义也跃身而出。

  “三弟,你说得对,不能让小四这么胡闹下去,更不能让他坏了张府名声。”

  “二哥,说得好,咱们这就杀进宫!”

  两个世家公子雄心万丈,豪情盖天,不料走出不到百丈,两颗雄心就遭到打击。“藏家”

  “咦,这不是两位张公子吗?贫道有礼了。”

  幻影一闪,曾经在张府作客的火雷真人凭空出现,他一边缓缓逼近,一边得意地冷笑道:“本座就知道,只要守候在这里,你们这些蠢货一定会自投罗网,嘎嘎……有了你们,本座就可以回去将功赎罪了!”

  “真聪明,看来师叔是一个可造之材嘛,咯咯……”

  又是一股邪风凭空出现,张家兄弟瞬间眼前一黑,还没有看清楚来人,就已,―,午门斩经被打昏在地。

  “小玲珑,你想抢我的功劳?”

  火雷真人虽然在辈分与年龄上都要比小玲珑大,但一见到小玲珑,他立刻脸色大变。

  “那就要看师叔的态度了,看在咱们都是紫雷山叛徒的分上,如果你懂得进退,本姑娘不仅不抢你功劳,还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机会。”

  小玲珑娇小的身子原地未动,但太虚真火却飕的绕着火雷真人飞一圈。

  “玲珑姑娘,火雷从今以后一切都听你的指挥。”

  火雷真人比小玲珑预料得还要聪明果断,毫不迟疑地就跪在她面前。

  “嗯,你还真聪明,不过,可别聪明过了头!”,小玲珑言语警告的同时,手腕一动,六道圣君的令牌就映入火雷真人的眼中,随即傲然微笑道:“本姑娘正好缺一个跑腿传信的,你马上出城把这件事告诉楼主,明白吗?”

  “小人明白!”

  火雷真人又一次跪下去,跪得自然不只是小玲珑。

  小玲珑见状满意不已,在示威后又笑语安慰道:“本姑娘知道你恨张阳,有2了这两个废物,就可以给他一个美妙的惊喜,咯咯……”

  在洛阳大街上,正被念叨的某人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哈啾!谁在说我的坏话?修他老母的!”

  “臭小子,正经一点,小心被敌人现。”

  铁若男白了张阳一眼,随即小心的在人潮中行走。

  仗着有两件凡的法器,张阳叔嫂俩从皇宫到大街一路上无惊无险,虽然铁若男说得慎重,但不知不觉中也轻松许多。

  “四郎,看见没有?这些叛军已经开始抢劫百姓了,王莽死定了!”

  军纪就是军心,出身将门的铁若男一语中的,脚步一快,语带兴奋地道:“只要我们送出阵图,妖阵必破,叛军自然就会彻底崩溃……咦?”

  铁若男话到中途,身边的张阳就不见了,两秒后,旁边一处民居内响起几声惨叫,又过一秒,张阳抬头挺胸地回到铁若男的身边。

  “这几个乱兵劫财还要劫色,真没有职业道德,该杀!”

  “臭小子,满大街都是这种事,你一个人杀得完十万名乱兵吗?要想救这些老百姓,就赶快把阵图送出去,不要再耽搁了!”

  铁若男随意责备两句,末了,再次嘱咐道:“咱们快到城门了,你可不能再拽露形迹。三夫人说过,火狼不仅灵力强大,心计同样厉害。”

  “好嫂嫂,你放心吧,我可不是笨蛋,火狼就算骂我十八代祖宗,我也不会理他。呵呵……”

  邪器绝不会在意祖宗十八代,而一代邪门宗主也不会干出泼妇骂街的丢人举止,不过,一声锣响就轻易拴住邪器的双脚。

  “莽王有令,押判臣贼子张守义、张守礼游街示众,午时三刻午门问斩!”

  无数大嗓门的士兵穿行在大街小巷中,而张家两位公子即将被斩的消息很快就人尽皆知。

  张阳与铁若男身子一震,同时脸色大变。9g-ia

  “嫂嫂,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四郎,这是为了引你出现而设下的陷阱。”

  铁若男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这样吧,你带阵图出城,我去午门看情况。这是我欠三郎的,当是还他吧。”

  “嫂嫂,我很不喜欢他们,不过你既然要救,那咱们就一起去吧。”

  张阳的确不想救那两个蠢货,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但他更能体贴铁若男的心情。

  铁若男为情投入小叔的怀抱,叔嫂两人虽然已打破道德伦理的枷锁,但无论如何,她与张守礼还有夫妻之名,那种负罪感绝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

  “嫂嫂,走吧,午时快到了!”

  “四郎,谢谢你!”

  张阳当先大步而行,铁若男突然从后面抱住他,就在这大街上,第一次毫无顾忌地释放她的情愫!

  张阳顿时心窝一暖,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一靠。

  “评!”

  虚无空间仿佛响起一声撞击,两颗心儿用力地碰撞出灿烂的火花,一道电流瞬间穿透两具禁忌的身躯。

  皇都,午门。

  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血腥之地围得水泄不通,张阳与铁若男不敢飞上半空中,唯有再次易容化妆,在人群中悄然前进。

  斩头台上,张守义与张守礼披头散,曾经傲气的面容此刻却好似两条死狗,恐惧的眼神不停扫视着人群,并胡乱嘶喊不休。

  “四弟救我、四弟救我……”

  “四弟,你有通天彻地之能,快来救救二哥吧,四弟……”

  两个世家少爷的嗓子已经喊哑,远远听去仿佛鬼哭狼嚎,完全丢光张家所谓的名声。罾在台下的人群中,张阳眉头一皱,疑惑地问道:“嫂嫂,你能确定上面的人真是他们吗?”

  耻辱从铁若男的眼中闪现,在她的记忆中,张守礼只是有点虚荣自大,还算得上文武双全,没想到遇上危险时,竟会表现得如此不堪。

  “是他,易容再精妙也改变不了人的眼神。”

  话音未完,铁若男身子一动,就要跃向高台。

  “嫂嫂,别急,我有更好的办法。”

  张阳单臂一揽,就将双足离地的铁若男搂入怀中,接着身子往下一矮,轻易躲入人潮中。

  “张小儿来了!”

  距离斩头台百米左右的监斩台上,巨狼真人与王莽并肩而坐,邪门太虚修真者感应到人群中一闪而逝的杀气,他如铁塔般的身子一动也不动,手掌则重重握了一下。

  无声的命令似水奔流,天狼山高手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张阳撕成碎片,而风雨楼与怜花宫人马则看向他们的宗主。

  “曹兄,张小儿如果自投罗网,这块肥肉咱们抢还是不抢?”

  “看情形再说。”

  曹孟枯瘦的身躯站在一处屋檐暗影中,他强行压下对“邪器”的贪念,愤懑地道:“火狼不出手,反而叫我等协助巨狼这厮,看来天狼山真把我们当跑腿的了。”

  午门斩怜花公子尖着嗓子附和一声,随即沉声问道:“曹兄,你的意思是?”

  而未尽之言尽在怜花公子的眼神中。

  曹孟露出一记阴冷微笑,道:“我已命人去通知血月洞天的人,怜花兄,等着看一场好戏吧!嘎嘎……如果有机会,咱们就抓住张小儿,立刻返回道山。”

  正午的艳阳越来越近,计时的杆影越来越短,但张阳却始终没有出现。

  巨狼真人高坐在监斩台上,时辰一到,他故意大吼道:“时辰到,准备----行刑!”

  要开始砍头了,好戏要上演了!

  寻求刺激而来的万千名百姓呼吸一顿,感到热血沸腾;而埋伏在四周的邪门高手则刀剑出鞘,紧张地等待着杀气爆的一刻。

  “咚!咚!”

  重重的步音从斩头台的台阶上传来,张阳没有出现,而一个打着赤膊,头套红布面罩的刽子手准时登场了。

  那刽子手缓缓举起鬼头大刀,映射着刺目的阳光,接着一口烈酒喷在刀刃上,念起斩时的职业术语。

  “狱神在上,人犯在下;千差万差,刀头不差;有冤无冤,地府伸冤;刀头落下,请闭双眼!干活喽i”那嘹亮的术语朝四方回荡,顿然引来满场喝彩,大声叫好!

  人心总是那么矛盾而复杂,老百姓们一边伸长着脖子,一边又忍不住想闭上双眼,不敢真正直视那血溅三尺的瞬间。

  而一干邪门修真者则扫视着四方,猜测着张阳冒出来的方向。

  几秒时间转瞬即过,刽子手看了监斩台一眼,随即一声大吼,鬼头大刀凌空狠狠劈下。

  刹那间时光仿佛过了千百载,天狼山弟子望穿秋水,却没有等到“情郎”!

  “铛i”鬼头刀劈下去了,却是一刀斩断张家兄弟手脚的锁链,随即刽子手扯掉蒙面红布,露出一张秀气而不失阳刚的清俊脸颊i竟是张阳!

  而蒙面红巾还没落地,张阳已经带着张守义两人御剑腾空而起。

  “张小儿,哪里逃?”

  巨狼真人愣了一秒,这才猛然一掌拍碎座椅,他追得虽然快,但却迟了一步。

  在人群边缘的一个角落中,风雨楼主抬头一望,冷声道:“这小子竟然真敢出现,还真像条汉子。”

  “曹兄,他这叫蠢,不叫勇!哼,奴家一定要抓他回山,将他炼成绝世丹药!”

  怜花公子一扭,因为曹孟的夸奖,他话语中弥漫着强烈的醋味,无端端的又加深对邪器的仇恨。

  不待怜花公子追击,几个天狼山弟子已在外围冲天而起,几把大虚飞剑凌空寒光闪烁,不求一击毙敌,只求拖住张阳片刻光阴。

  时间已是生命,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张守礼突然用力抓住张阳的手臂,厉声追问道:“小四,若男呢?若男在哪里?你把她弄到哪里?”

  “三哥,出城再说。”

  敌人挡在前路,张阳意念一动,全身灵力如闪电般涌向剑身,不料“刺剑势”还未成形,就被张守礼搅乱了。2“小四,你这混蛋,藏着你嫂嫂究竟想干什么?”

  “张守礼,松手!”

  敌剑已经破空而来,张阳在气极之下单臂一抖,强行震开张守礼的双手。

  “小四,你太不像话了,眼里还有兄长吗?”

  在这要命时刻,张守义竟然也掺了一脚。

  “你们这两个蠢货,滚开!”

  怒火终于点燃张阳的野性,他甚至生出一股杀气,太虚真火猛地从他掌心中冒出来,射向他两个兄长的头颅。

  下一刹那,致命的真火贴着两个吓傻的世家公子头顶飞过去,不是张阳心软,而是他看到那两人茫然的目光,明白他们失常的原因。

  “咦,吸尘谷那个小丫头还真聪明,这才几天就把你的傀儡术学会了。”

  怜花公子一边在地面紧追,一边忍不住赞叹几声。

  曹孟紧随在怜花公子的身后,随口笑道:“小玲珑的资质的确不凡,假以时日必然大放光彩。”

  曹孟的夸赞听在怜花公子的耳中,突然激起“她”酸溜溜的怨气,忍不住一扭,尖声提醒道:“曹兄,我看你是被她迷住了吧?哼,别忘了,她可是个杀师叛宗的小贱人!”

  “怜花兄多虑了,一个小丫头还翻不了天。我收她入门,只是需要她的身份,好名正言顺地得到吸尘谷。”

  “还是曹兄精明,奴家好生佩服。”

  怜花公子身子一慢,向曹孟抛了一记媚眼。

  风雨楼主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可四周的观众无意间看到这一幕,轰的一声,瞬间就昏倒一大片,包括有些邪门弟子浑身直打哆嗦。

  修真界一直有一个流言,传说风雨楼即将与怜花宫联姻,而联姻的两位主角就是风雨楼主与……怜花公子!

  i“呕……”

  一想到这里,又有无数人类的胃液倾倒而出,人妖的“魅力”在这一刻远远过邪器。

  混乱的爆只在片刻间,当张阳被他两个兄长拖住的一刻,正是几个天狼山高手的飞剑刺向张阳的瞬间。

  “妖人,看刀!”

  同一刹那,铁若男从更外围处腾空而起,她的弯刀虽然普通,但太虚玉索却是捕杀螳螂的黄雀。

  玉索幻影飞舞,所过之处的六尺范围内,俨然已成为铁若男的绝对领域。

  几声闷响与几声惨叫过后,几个天狼山大虚高手坠落至地面,只听喀嚓一声,其中最倒霉的一个正好砸在混乱的人群中,可怜堂堂世外“仙人”,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被凡人活活踩成肉酱。

  “四郎,怎么会这样?”

  铁若男飞身迎上,紧接着被张家兄弟的异状吓了一大跳,不待张阳回应,她随即美眸一瞪,两掌打晕他们。

  “嫂嫂,咱们走,看谁敢挡我路!修他老母的!”

  张阳的束手束脚全是因为顾忌铁若男的感受,而铁若男这一表态,张阳的心立刻热了,血猛然沸腾,上古法剑的光芒瞬间横扫虚空。

  “张小儿,从本座的钻过去,本座就不挡你!”

  凶厉的狼嚎声突然从天而降,压制张阳刚刚升起的滔天豪情。

  巨狼i真正的巨狼在张阳面前出现了!身经百战的邪门高手不仅有狼的凶残,还有狼的智慧,一个替身完全吸引张阳的注意。

  铁若男还是初次与巨狼真人照面,但仇恨的种子早已在她心中生根芽,一声厉斥,她抢先挥动太虚玉索打过去。

  张阳正在下沉的心房猛烈一抖,他一边追上去,一边扬声呼喊:“嫂嫂,小心,让我收拾他!”

  铁若男可不是三从四德的媳妇,她并没有后退,太虚玉索的光芒反而更加刺目。

  巨狼真人一直紧盯着张阳,即使太虚玉索杀到身前,他的目光也没有闪动一下。

  在电光石火间,一把飞剑从巨狼真人的身旁飞过,恶狠狠地挡住太虚玉索,“铛!”

  的一声,铁若男就被强大的撞击力震得往后飞,飞剑的主人则飘然上前,与巨狼真人并肩而立。

  “二师兄,就是他们害死潜狼师弟吗?”

  “三师弟,就是前面那小子,你去帮四师弟他们,我会替潜狼报仇。”

  “二师兄,区区一个血月玉女,有四师弟就足够了,我帮你对付这女人。”

  天狼尊者的三徒弟恶狼话音未落,不远处已响起飞剑撞击的声音,张阳抬头一看,血月玉女正与另一个中年修真者凌空对峙。

  “张小儿,不用看了,刘采依与天涯海角的高手都在城外,有我掌门师兄在,他们谁也别想来救你,嘎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看哥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邪器,邪器最新章节,邪器 笔趣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