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器 第九章 热血澎湃

小说:邪器 作者:知乐 更新时间:2019-11-17 07:50:41 源网站:笔趣读
  铁若男那鼓胀的胸脯一个重重地起伏,有点焦急地催促道:“不然你调息冥想一下,如果机关那么容易找到,邪门妖人早就把公公他们抓走了。“本站关键词藏家””

  “呵呵……还是嫂嫂聪明。”

  张阳立刻盘膝打坐,但眼角却总是往铁若男那野性四溢的双峰瞧。

  时间就这样浪费好几分钟,铁若男连换几个位置,都未能甩脱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她忍不住心弦一颤:都这种时候了,四郎还在想着那种事,再说,三郎可能就在附近,他怎么能这般毫不顾忌!

  纷乱的思绪瞬间化为一团怨火,而铁若男绝不愿意太过委屈自己,立刻抬起拳头,把“委屈”砸向罪魁祸的脑袋。

  “砰!”的一声,张阳被敲得头晕目眩,何况铁若男这一拳还真不是打情骂俏,力量直透他那半生不熟的灵力空间。

  张阳的脑海一震,瞬间脱离现实,也忽略禁忌欲火。

  在铁若男的视野中,张阳仿佛变成木偶般僵硬地站起来,又僵硬地走到一处空地上,对着空荡荡的虚空接连拍出三掌。

  这时,天地突然急旋转,铁若男只觉得眼前一花,明明脚踏实地,但她却有坠入深渊的错觉,刹那之后,清醒过来的张阳环目四顾,下巴直向下掉。

  西厢房竟然不见了,而张阳与铁若男正站在一道悬空的石门面前,那石门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空间。

  阵法的神奇深深地震撼着邪器少年的心灵,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刘采依的神奇,可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对刘采依崇拜得五体投地,心想:妈妈咪呀,我的娘还是“人”吗?

  “嘎嘎……果然有玄虚,张小儿,真要感激你呀,要让本座立下大功了!”

  一阵狂笑声打断叔嫂两人的震撼,一团阴风凭空出现,阴风中,只见火雷真人翘着山羊胡子,得意洋洋地道:“本座就知道你这蠢货会来这里,可笑其他人还满城寻你。张小儿,老夫这条手臂的仇,今日就要与你算个清清楚楚!”

  铁若男手中弯刀一扬,厉喝道:“又是你这铁臂怪物!上次让你跑了,姑奶奶这次要剁掉你另一条胳膊!”

  “贱人,休得猖狂!”火雷真人放出飞剑,却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大喊道:

  “勾命兄,不要再研究阵法了,拿下张小儿,将是奇功一件。”

  张阳心神一惊,就拉着铁若男的手腕向后跃出十几米。

  张阳的双脚还未沾地,一个蹲伏在地上的人影已经从模糊到清楚,距离张阳两人先前站立处不过几米的距离,果然是风雨楼的邪门修真者勾命。

  强烈的冷气在张阳嘴里打转,而勾命却没有多看张阳两人一眼,兀自抚摸着地上阵法的纹路,痴迷地惊叹道:“护国公主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几个简单的阵法重叠在一起,竟然能制造出媲美元虚结界的法阵,奇才呀奇才!”

  “嫂嫂,我们走!”

  铁若男挥舞着弯刀要杀敌,张阳则抓着铁若男飞步就要逃,他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惜却遇上勾命。只见阵法的光华再次照亮空间,刹那间就笼罩住张阳两人,而无论是铁若男的弯刀还是张阳的脚步,都变成了“慢”动作。

  “张小儿,去死吧!”这时,火雷真人顿时精神抖擞,他暗怀抢功之心,全力杀进法阵中,随即恶狠狠一剑斩向张阳的脖子。

  在生死刹那,张阳元神一震,不仅自己恢复自由,还化解阵法对铁若男的压力,与此同时,火雷真人的剑气突然慢了下来,令张阳有时间召唤出青铜古剑,挡住他原本必杀的一击。看小说还是藏家

  “铛……”两剑撞击的火花贴着张阳的脖子飞过,他的灵力虽低,但青铜古剑可是上古法器,只需要百分之一的威力,就挡住火雷真人的飞剑,紧接着铁若男从张阳身后冲出,一脚踢在火雷真人的肚子上。

  见大虚境界的火雷真人竟然被两个半吊子修真者打得满地打滚,勾命的眼珠一缩,如闪电般打出几张符咒,大喝道:“什么人?现出身来!”

  “勾命,还我师兄的命来!”符咒过处狂风大作,在狂风之下,只见巧匠彷彿从虚无中走出来,他抖手扔出一片符咒,与勾命的符咒在半空激烈地相撞。

  正邪两派的阵法同时抵消,火雷真人的飞剑也回复正常,他急忙一剑逼开张阳两人,那狡猾的眼神扫向四方,生恐正道一方又冒出一大群高手。

  “巧匠兄,你来京城了!其他人呢?是不是在外面?”张阳一边抖动着麻的手腕,一边欢声询问。巧匠既然出现,张阳自然联想到邪器小组的其他人,而即使其他人没来,也能借此吓走两个邪门妖人。

  张阳一心想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料老实的巧匠却不解风情,木讷地道:“张公子,在下此来与一元山无关,也不是为你而来,只想为我师兄讨还血债。”

  张阳顿然心里叫苦,火雷真人则毫不意外地欢喜过头,剑芒大涨道:“勾命兄,麻烦你解决那金石门的蠢货,张小儿的小命就交给我吧,功劳则咱们平分。”勾命对功劳其实没什么兴趣,但对巧匠的阵法之术却大为心动,两个沉默寡言的阵法高手的眼神在虚空中一撞,开始了别样的生死斗法。

  另一处,火雷真人的双眼就乐得只剩一条缝,而两个半吊子修真者在大虚高手面前,的确毫无半点胜算。

  这时,大虚飞剑破空而至,随即张阳连人带剑被撞到十几米外,双脚在地面划出两道笔直的线条。

  “四郎,小心!”铁若男惊呼着挡在张阳身前,弯刀与飞剑相撞的刹那,“砰!”的一声,瞬间炸成碎片。

  火雷真人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隔空手腕一震,大虚飞剑直接刺向铁若男的胸部,而他的目标则是她身后的张阳,他要把张阳两人像串烧一样串在飞剑上。

  张阳的视线被铁若男的背影所挡,然而虽然看不见飞剑,但他那怪物级的第六感却有股严重不妙的感觉。

  糟啦,嫂嫂怎么撺得住飞剑?张阳瞬间五内如焚,一边急声呼唤沉睡的幻烟,一边疯般扑向铁若男,但幻湮没有醒过来,而张阳的度也没能快过飞剑,他刚往前扑,一声惨叫已惊动地上的烟尘。

  黑暗与冰寒瞬间包裹着张阳的身心,下一刹那,他眼珠一突,差一点掉到眼眶外,万丈仇恨顿时化为无限惊喜。

  出惨叫的竟然不是三嫂,而是自以为捡到便宜的火雷真人,三嫂竟然以压倒性的优势打得火雷满地乱滚?啊,怎么会这样?难道三嫂其实是修真界的级高手?

  这时,张阳的视线落在一条白玉索带上,那条玉索此时正缠在火雷真人的脖子上,勒得他面如土色,连元神都在痛苦地哀嚎。

  那是一件----太虚法器?以张阳那浅薄的道法常识,也能感觉到玉索散的强大气息,那法器的威力可想而知。

  铁若男的手臂狠狠一抖,拖着火雷真人在地上滑行一丈,随即一脚踩在火雷真人的胸膛上,怒斥道:“你这杂毛狗贼,竟敢毁了姑奶奶的弯刀,姑奶奶今儿就拧下你的脑袋祭刀!”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呜……”

  火雷真人为自己的大意付出惨重的代价,不仅大声求饶,还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从上有八十岁老母哭到下有三岁幼儿,还外有很多孤儿寡母需要他帮助。【看小说就选藏家】铁若男估计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种邪门妖人,扯动玉索的手不由得愣在半空中。“哈哈……这家伙还真有点意思。”张阳自内心的有点喜欢上火雷真人,他走上前,一边好奇地摸了摸锁住他脖子的法器,一边怪笑道:“火雷,我若不杀你,你有什么好处给我?”

  “小人愿为张公子做牛做马,不!我甚至还可以上刀山,下油锅!”

  “嗯,这些都是空头支票,我不收,有没有具体点的好处?”

  “有、有,小人知道风雨楼很多秘密,愿意悉数奉告。”火雷真人虽然不懂什么叫空头支票,但却很懂张阳眼神中的意思。

  这时,两个有点臭味相投的“怪胎”做起买卖,而不远处,两个阵法高手则杀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勾命一掌托天,一掌拍地,呼啸的乌云立刻旋转充斥着空间。

  巧匠的胳膊被一缕黑雾划伤,血珠还未洒到地上,他的符咒已撕裂地面,如蜘蛛网般的裂缝中,碎石细沙激射而出,如有生命般射穿乌云,也射穿勾命的一条手臂。

  鲜血在巧匠与勾命身上奔流,符咒在天与地之间咆哮,一刻钟后,一正一邪两个阵法高手浑身伤痕累累,好似去地狱血池闲逛了一圈。

  在如此的情形下,巧匠与勾命依然没有多言,只有一层又一层的结界在脚下扩散开,只有一重又一重的阵法在轰然,只有一道又一道的血箭染红天空。

  “砰!”虚空炸响一道前所未有的惊雷,只见浑身焦黑的巧匠倒下了,而勾命则略显狰狞地咬紧牙齿,抬手又使出一张霹雳雷电符。

  “住手,不然本少爷送你上西天!”这时,上古法剑恶狠狠地割破勾命脖子上的皮肤,张阳及时谈好买卖,抽出手帮了巧匠一把。

  “张阳,你这是趁人之危,无耻之辈!”勾命并不怕死,但灵力已损耗见底,张阳的剑刃轻轻一抖,他指尖上的符咒光华立刻烟消云散。

  “白痴,计谋只有高低,哪有好坏?难不成本少爷老老实实地让你杀,就是正人君子?”

  张阳对自己的行为毫无半点惭愧,剑芒一吐,就要送勾命下地狱当鬼差。

  “张公子,住手!”巧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竟然急声阻止张阳下杀手,然后无比固执地道:“这是我与勾命之间的恩怨,请张公子不要插手!”

  张阳又看到一个“怪胎”,心神一震,他感觉到热血开始沸腾----江湖事,江湖了,真好汉!

  “四郎,让他自己动手吧!”铁若男比张阳更能理解武道之心,她左手扯着玉索,像遛狗一样拖着火雷真人,右手则把张阳拉离法阵比斗的空间。

  勾命缓缓站直身形,看着身受重伤的巧匠,他的神色第一次变得丰富,沉声叹息道:“巧匠兄,两军交战必有死伤,我对令师兄的死虽并然不愧疚,但不得不佩服你的毅力。来吧,我会用最强的阵法与你对决!”

  “勾命,多谢!”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巧匠的眼底竟然没有仇恨,还向勾命点头致敬,而勾命的神色也是异常郑重;下一刹那,两道法诀同时刺破虚空,还伴随着最强的符咒及符咒主人的元灵之血。

  “天地正法,血引符动,爆!”

  “轰!”的一声巨响,恍惚间,天空仿佛上升百丈,大地则下降千丈,在万丈光芒的笼罩下,两个阵法高手打出毕生最为灿烂的一击。

  片刻后,巧匠傲然站立,但却没有生命气机,勾命则躺在地上,猛烈地吐着鲜血。

  心在跳,火在烧,惨烈的豪情在天地间激荡,敌人失去了战斗力,但张阳第一次没有露出渔翁得利的笑容。

  青铜古剑当啷一声凛然回鞘,一向不是好人的邪器少年仰望着天空,道:“勾命,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勾命挣扎着盘腿而坐,对于张阳的剑下留情,他丝毫没有喜悦,只有一丝从容的微笑,道:“我只能活一刻钟,看来要浪费你的好意了!”

  张阳双目微微一闭,果然感觉到勾命的源生之火正在急下降,莫名的惆怅涌入心窝,他不由自主坐在勾命面前,叹息道:“想不到风雨楼这等邪门之地,也有你这种人。说吧,有什么心愿未了,只要不是太困难,我会帮你完成。”“风雨楼是邪门宗派,但绝不是阴邪之地,世人所言,岂能尽信?”勾命骄傲地扬起灰暗的脸颊,只见那回光返照的红光出现在他的脸上。

  “那倒是,是非黑白很多时候都是以讹传讹,刚才是我说错了,勾命兄不要介意。”张阳随意地摆了摆手,语气虽然不够庄重,但反而令勾命更加相信他言出由衷。

  勾命诧异地看了张阳一眼,略一犹豫,他竟然郑重地道:“张兄,若你帮在下做一件小事,在下兵解之前,愿奉送一个小秘密,也许对你会有小小益处。”张阳点了点头。

  勾命咳出一口鲜血,加快语道:“我怀中有一本阵法道书,希望张兄将它亲手交给我妹妹,她叫勾魂,也是风雨楼弟子。请张兄保证,绝不反悔!”

  “把书还给你妹妹没问题,但在找到她之前,如果遇上阵法方面的难题,我不保证自己不翻阅它。”

  此时,张阳竟无比老实地说出心中想法,令铁若男忍不住对他翻了一记白眼。“唉,也罢,就依张兄所言,请张兄记下这河图洛书的开启之法。”

  勾命用很低的声调说完开启之法,随即又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最后身子一歪,喘着让人心头紧的粗气,辛苦地道:“张兄,你能……与器魂……共鸣,只要你……有心,天下间……所有法器都将……”

  一代邪门阵法高手话语未完,就闭上眼睛,张阳则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直到铁若男小心翼翼地呼唤三遍,他这才“活”过来,眉飞色舞地跃身而起。

  “四郎,你干嘛这么开心,顿悟了什么东西吗?”

  “呵呵,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张阳故意吊着铁若男的胃口,然后好奇地问道:“嫂嫂,这法器真厉害,什么地方弄来的呀?”

  “你以为我是小偷还是强盗呀?臭小子!”铁若男作势要教训张阳,她手腕一动,玉索急收紧,勒得火雷真人嗷嗷直叫。

  “呵呵……这家伙快断气了!嫂嫂,放过他吧,让他把那两具尸体搬进石门里,以免被叛军现。”

  铁若男一边使唤火雷真人,一边故意刺激张阳道:“这是入城前三姨娘给我的护身法宝,而且我能运用自如,真是件好宝贝。”

  “运用自如?嫂嫂,太虚法器不是要太虚高手才能使用吗?你怎么能运用自如?”

  “咯咯……我也不知道原因,三姨娘说我能用,我就能用了,不过只能在周身三尺内使用。”铁若男解释过后,又故意好奇地刺激张阳道:“四郎,三姨娘没有给你好东西吗?不可能吧。”

  遭到这种欺负,张阳可谓满心苦楚,白眼一翻,他抛去疑惑不解的思绪,随即把怨气泄到火雷真人的身上。

  张阳一连踹了几脚,把委屈全部转嫁给火雷真人后,突然点了他的道,然后抓住玉索一端,突兀地闭上眼睛,勾命死前的低语在他脑海中回荡。

  共鸣,控制,天下无敌,哈哈……张阳的意念一动,“飕!”的一下,元神果然飞入法器内,接着他“啊!”的一声惨叫,无端腾空而起,然后有如流星飞坠般,血肉之躯把大地砸出一个人形的大坑。

  “四郎!”铁若男芳心惊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抱起昏迷的张阳。

  “什么人?啊,若男、小四,你们……”

  这时,石门从内被打开,随即几个人影手持兵刃冲出来,然后被院子的情况弄得目瞪口呆。

  连串动静终于惊动在秘阵内的张家众人,他们一冲出来,别人看到的是一场惨烈血战的痕迹,张家三少爷张守礼看到的则是让他愤怒大吼的一幕----他的妻子竟然与四弟紧紧抱在一起,四弟的脑袋还贴在妻子的**间,远远看去,好像正隔着衣服吮吸着妻子那鼓胀的。

  如此画面、这等情景,身为铁若男的相公,张守礼怎能不怒?一身轻甲的他腾空而起,一刀狠劈而下。

  “守礼,不要冲动,你四弟受伤昏迷了。”一个中年美妇及时出声提醒,女人果然比男人心细,她大有深意地提醒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四的身子弱,你这么吓他要是吓出病来,我看你这当三哥的怎么交代?”

  “我……”张守礼稍稍冷静过后,理智终于驱散醋火,他立刻想起张阳是个阴人,而他怎么能与阴人生气呢?

  “张守礼,你拿着刀干什么?想杀我呀,王八蛋!”

  连串变化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片刻之间,铁若男野性的美眸一抬,眼底先是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异样,接着怒火爆,把张守礼骂得无地自容。“若男,你也别生气,先把小四抬进去,小心叛军赶到。”

  中年美妇乃是忠勇侯的正妻、侯府奶苗郁青,也是张宁月与张静月这对双胞姐妹花的亲生母亲。

  苗郁青与铁若男站在一起,是另一种风华,本是细瘦的玉脸多了几分成熟妇人的丰腴,更显成熟柔媚、端庄大方,偏偏又不会影响铁若男的野性之美,让人不得不惊叹张家女人端是个个不凡。

  苗郁青温柔地化解铁若男的怒火,面白无须的二少爷张守义随即抱起张阳,替脸色红的张守礼打了个圆场。

  秘阵机关迅启动,在石门消失不见的刹那,西厢房就像变戏法一样,再次耸立在天地间。

  走进秘阵空间,一片花团锦簇立刻扑面而来,还有亭台楼阁、假山花石。

  这里哪像是避难之处,简直比正国公府更加美丽,铁若男虽然知道刘采依很了不起,但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还是低估刘采依的奇门异术,令铁若男的惊叹声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若男,我为你领路,这里面还有许多小机关,很容易迷路的。”张守礼一脸讨好,弥补着先前犯下的错误。

  “不用你好心,我自己有脚会走路,哼!”铁若男气呼呼地瞪了张守礼一眼,随即加朝前方走去。

  张守礼脸色僵,而身为他婶娘的侯爷夫人笑道:“守礼,你还不去追,不然若男真要生气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看哥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邪器,邪器最新章节,邪器 笔趣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