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韩怀义将此事先放在心中并没有提。

  说完此事,魏允恭接着又告诉韩怀义一个好消息“前日我去见了香帅,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但我还是将你的名字报给了他,并说了你的事迹,他很是赞叹,所以他同意将伯明翰处理给你,不过他有个要求。”

  能为张之洞知晓名字,且是正面形象还和他关心的洋务息息相关。

  哪怕清廷没几年了,韩怀义还是高兴的。

  至于张之洞的要求,韩怀义不想都能知道,无非是怕自己买了旧船不订新船,那么他支持魏允恭将船厂业务独立出来的事,就成笑话了。

  不过韩怀义更以为,这其实是魏允恭借口张之洞和自己提的要求。

  所以韩怀义就笑问对方“香帅可是要我拿了好处就得办事?放心,我一定订购新船,我今天都能给你定金。”

  魏允恭顿时心满意足的前俯后仰,他拍着韩怀义的肩膀“怀义啊怀义,你果然是七窍的心肝。”

  “不,允恭大兄。”韩怀义却正色起来“不是我心有七窍,而是我真心要做事,所以便是没有香帅的关照和你的交情,我也得和你买船。而有你在这里坐镇的话,我自然得买船的同时还要为大兄的事业弄个开门红。”

  然后他建议说“我看啊,在新船订购时,我们得弄个新鲜仪式,我们最好以新罗马商行的名头和您做个契约,让洋人都来报道登报一下!这样一来您有了面子之外,外边还认为船坞有了路子!您看如何?”

  魏允恭闻言一愣,随即对侄儿道“立涛,你听到没有,怀义这番话才叫本事!这些是我和香帅商议过之后想请他做的,他就听我说了两句话就将这个事都拿出来设计好了!”

  魏立涛心悦诚服的拱手作揖“韩先生果然非同凡俗,晚辈佩服。”

  其实韩怀义的这些手段不过是后世商业上面最简单的一种宣传方式而已,拿在这个世道也谈不上稀奇,但他瞬间能把事情讲的这么清楚,在这个年代的人看来自然很不简单。

  韩怀义乐的装这个逼。

  不过在商言商,他呵呵着假谦虚几句后就和魏允恭开始墨迹了“大兄,伯明翰到底准备算多少钱,你给我个底行不,实不相瞒我已经拿到了八月的一笔去天津的业务,我正急着呢。”

  “这么快?”魏允恭又不晓得这是杰森的关系,他吃惊的看着韩怀义。

  这几日杰森的一个朋友八月有批棉麻要送去天津租界,杰森听说就和他拦了下来然后问韩怀义做不做。

  韩怀义当然求之不得。

  不过这货却和魏允恭吹嘘说“这算什么呀,有些业务我现在是不敢接,因为怕来不及啊,所以我才急着和你要船来着。”

  魏允恭便如实告诉他道“一千五百两你看可以?”

  二千多吨的船才这么点钱,你还问可以不可以?那不可以。

  韩怀义脸一黑,很奸猾本色的道“那船都要报废了好吧,船只报废等于什么,等于钢材不行了啊,所以不值这个钱。”

  “这就是你这厮说的支持我?”魏允恭都急了“一千三!最低了,我得和上面有交代。”

  韩怀义却有他的套路,压价其实是为买人情。

  这厮随即就道“算啦,还是按着一千五算吧。但你得给我修整好了,让它能安稳的开个三年!但这工钱都在里面。”

  魏允恭便说“好你个韩怀义,原来你故意压价是生怕我和你算修船的工钱是不是。我还告诉你,你小子这次亏了,我本来一千三都会给你修的。”

  韩怀义淡定的道“大兄你又弄错了,报价当然还是一千三啊,多的二百维修费却得是我给你的!这个事你得分两步走。首先你要把买船的事归结在前任头上,最多算是为他补锅。维修的事却得算你头上,这叫开张!”

  魏允恭虽然搞洋务却不滑头,本性更像技术人才。

  听这贼丕这么说都惭愧了,连连道“哎呀,还是你为我想的周全。”

  可不是吗,魏允恭作价一千五把进价几千的船给了人,还贴维修。

  这事说不去他得给人骂死。

  那些嘴炮货又不会问伯明翰号之前的故事内幕。

  但是按着韩怀义的处理方式来做的话,事情就变了性质。

  因为此事是韩怀义在魏允恭上任之初先给二百两的人工钱,请江南船坞为他维修。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单子之后还有道大菜。

  所以韩怀义接着就问魏允恭“新船总造价得多少呢。”

  魏允恭说的简直不要太体贴。

  三千吨的船造价得四千两左右,这是比国外低廉的价格了。

  造船的周期也得一年半,不过这钱可以分批给。

  韩怀义听完都乐了,就和他商议道“你看这样如何?我琢磨就按着国外的模式,我先给些定金,半期时给总价的百分之五十,完工时给总价的百分之九十,一年内把最后的百分之十给掉。”

  “那定金你准备给多少呢?”魏允恭到底是书生都有些不好意思问。

  韩怀义却没有让他失望,韩怀义毫不犹豫的道“你说吧,你怎么觉得好看我怎么给。”

  而且他还加一句“旧船的购买和新船的定金哪怕都在你手头,我也不拖欠,都一起给了,免得你被别人说闲话。”

  “够意思!”魏允恭感动的一竖手指“一千,如何。”

  “我看我还是总共凑三千三给你吧!”韩怀义想了想,他上赶着给钱似的道“新船总价四千,我定金就给一千八,这样一来我看特么的哪个王八蛋还敢在背后说你的闲话,你看兄弟对你怎么样?”

  魏允恭得他硬挺顿时大喜。

  韩怀义也很快活,因为他这么一番折腾虽然看似多花了二百两银子,又多给了八百的定金,可是魏允恭却欠了他两个人情!

  所以和魏允恭比起来他其实才叫赚。

  而且正事一说定,韩怀义就诚意十足的先给了两千银票魏允恭,让他写个收据就行。

  做事不仅仅在嘴也在行动,真金白银是假不了的!

  魏允恭顿时被这小骗子感动的当场都要不行了。

  guozhiyuandongjhang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看哥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民国之远东巨商,民国之远东巨商最新章节,民国之远东巨商 读书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